有朝一日

纵死侠骨香 不惭世上英

有什么东西路过我的脑海,

我匆匆一撇,

只看到它的影子。


我就要掉下悬崖了。

但我仍不打算睁开眼睛。

我就这样,

在黑暗中,

一直走。


我的灵魂终于化为灰烬,
恪尽职守的守墓人啊,
此刻得到了解脱。

他已经开始凋落,他们才拿出阳光与水。

我将复活,我将腐化

我不喜欢家里,在家里,很接近死亡。我的情绪,会堕入低谷。我是孤独的。

可是你还是你,但我早已不是我了。

你们所谓的区别对待,其实从一开始就有啊。
以后又怎么可能做到不会“这样”呢?
当一个好人在世界上活不下去吗?
还是我只是自认为自己是好人?